其樂小說網言情小說石秀孕妻是天價 第五章

孕妻是天價 第五章

作者:石秀書名:孕妻是天價類別:言情小說
    【第三章】

    走過兩旁種滿綠植的迂回長廊,眼看就要到通往V I P區的大門,轉彎處,她卻重重撞入一個結實懷抱,端著的酒掉地上,她顧不上看那個一眼,立馬半蹲下想挽救那瓶酒,可是酒瓶已經裂開,酒水流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你走路沒長眼睛嗎?你把我的酒都打碎了!”她心疼那瓶酒,因為有得她賠了。

    “小心,別傷了手!”又是那把似曾相識的低沉噪音。

    她渾身一顫,抬頭便看到陸航,她氣惱不已,他簡直是陰魂不散,到處都有他!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害我把酒打碎了,怎么辦?這酒很貴的……”姜穎帶著哭腔,想到病床上的奶奶,想到手頭上那點錢,她真的撐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陸航皺眉,“不就是一瓶酒嗎,我賠你不就好了,哭什么?”他很煩女人哭,不想看到。

    “可能幾萬塊錢對你來說不算什么,可是對我來說,那是救命錢……你能不能不要纏著我了?我求你了!我是來工作的,不是來讓你耍著玩的……”姜穎不喜歡對方那高高在上的口吻,她是一個骨子里透著驕傲的人,不是隨意讓人施舍的乞丐,她不甘心,不服氣……

    “我沒耍你,我是認真想和你做朋友。”盡避,是床上的朋友,陸航心里默默地想道。

    “你走開,我沒有時間結交朋友!”說不懷疑這男人的目的,是假的,她姜穎不是傻瓜,沒那么好騙。

    “跟我去包廂里面,陪我喝酒,就當是平時那樣工作,我買你的酒。”陸航看著眼前的女人,耐心已經磨得差不多了,越是難得到的,他越想征服。

    “我陪你喝可以,可是希望你得首先尊重我的工作。”姜穎沉默了半晌,認命了,不管他懷著什么目的來,她都豁出去了。奶奶最重要,她只想要錢治好奶奶的病!

    陸航把姜穎帶到他平時玩樂的包廂,叫人送來了魅影里面最昂貴的酒,他親自開酒,給姜穎和自己各倒一杯。

    姜穎端起來準備喝,陸航卻奪了去,“沒說讓你喝,都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姜穎怔怔地看著陸航一仰頭把酒喝下,不明白他這是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陸航修長的手指敲敲桌面,“愣著做什么?給我倒酒,你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姜穎忙拿起酒瓶給他倒酒。

    陸航一連喝了幾杯,酒量很好的他其實并沒有醉意,只是故意靠在沙發上按按太陽穴,讓身邊這女人放下防備心。

    “你還好吧?如果不舒服就別喝了。”姜穎有些過意不去。

    “沒事,頭有點疼,可能有點醉了。”陸航說完,給姜穎一個開心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我去給你拿點解酒藥?”姜穎聽陸航說頭疼,有些擔心他,因為她知道宿醉有多辛苦。

    陸航點頭,“好。”

    姜穎轉身去找解酒藥,陸航背著她,一個眼神示意,身邊的保鏢便在桌面上那杯酒水里做了點手腳。

    姜穎回來,陸航卻端起那杯酒含到嘴里,在她坐到沙發上準備讓他吃解酒藥時,他一把摟過她吻住她,把嘴里那口酒灌到她嘴里。

    姜穎辭不及防,把那酒咽了下去,她死命地拍打著面前男人,制止他繼續親吻自己,可力不從心,也不知道被吻了多久,她感覺意慢慢變得迷糊,整個腦袋昏昏沉沉,渾身卻變得燥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穿好衣服后她迅速逃離了這間包廂……

    回到宿舍,她第一時間把自己反鎖在洗手間里面,把身上皺巴巴的衣服脫掉,明亮的燈光下,她才發現身上遍布紅痕,觸目驚心。她捂著嘴失聲痛哭。

    站在蓮蓬頭下,她一遍又一遍地搓洗身子,雪白的肌膚已經泛紅,火辣辣地痛,她還是不死心地搓著,想把那男人的味道,還有他殘留在她身上的所有感覺都搓去,不留一絲一毫的痕跡。

    想到她前一天晚上失去意識后身上遭遇的一切,她淚水又掉下來,更加用力擦洗身上,白嫩的肌膚幾乎要被她搓爛。直到洗了很多遍后,她才不得不閉上紅得腫痛的雙眼。

    可是這種事情,她不敢讓任何人知道,只是夜店那地方,她恐怕這一輩子也不會去了!

    陸航醒來的時候,肌膚被清晨的涼意刺激到,可一伸手才發現身邊沒了人。

    他唇角勾起一抹弧度,原來那女人早就跑了,也罷了,想著再要可能就真要搞出人命了。

    他不缺女人,這個也不過是他看上的女人中的一個,既然得到了就算了。不過有一點他很費解,別的女人跟他發生關系是居于雙方自愿的原則,但那姜穎,是他強迫的。

    他很少需要用到要手段的方式來得到一個女人,但她的身體他實在太想得到,她又不愿意給,他不得不出此下策,不過只要她來提條件,他會傾盡全力補償她,她那么需要錢,他不信她會不來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他起身把衣物穿上,打電話把保鏢叫來,只想回家洗個舒服的熱水澡,然后回公司去,畢竟陸氏集團的少東家不是吃喝玩樂就可以。

    晚上十時,魅影夜店的生意如火如荼,早已經恢復正常營業。這多虧于陸航這段時間的心情特別好,因為他想要的女人他已經得到了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陸航身著黑色風農,坐在上次他發現姜穎的位置,正捏著一只酒杯一口 口地輕啜著透明的酒液,目光卻在舞池里逡巡。

    以往,他就是來這里獵艷的,他很享受把一個女人盯上,再慢慢地據為己有的過程。但更多的時候,他選擇和朋友在包廂里玩,他嫌這里太吵,人也雜。

    但現在他倒是喜歡上了這里,夠熱閑,獵物也夠多。

    “陸少爺,看到舞池里面那個女的沒?身材夠正點,很合你胃口。”一旁的哥們打趣道。

    陸航那雙凌厲的眼睛望向舞池,燈光下,一個身影魅惑,妖嬈,瞬間的錯覺,他把那女人當姜穎了,他發現最近他老把某個身材差不多的女人當作是姜穎。

    他的清純小花怎么可能跳這種勾人的舞?不過總把別的女人看成是她,他倒真是病得不輕,他不免失笑,反倒覺得那晚被下藥的人是自己。

    “陸少爺,你到底有沒有聽我說話?”旁邊的哥們看陸航心不在焉的,有些沉不住氣,眼看著那女人也從舞池里面走了出來,就要離開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你就去追,關我什么事?”陸航喝著酒,有點回味那一夜了,他掃一眼全場,可惜沒她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本來以為自己對那女人像対他看上的別的女人一樣,得到就算了,但他還是第一次失算。

    那一夜的酣戰給他卻是意猶未盡的感覺,這些天即使有女人対他投懷送抱,他也提不起興致,身邊的女人都是骨感美人,可是他有點留戀那個身材豐盈的女人。

    本來以為一個女人吃了那么大的虧,怎么也會再找他算帳,這是他以往的經驗,但他又一次失算了,小獵物整整半個月過去,都沒有給他送上門來。

    “走了!”他把酒杯放桌面上一放,起身準備離開。

    “別走,時間還早呃,走去哪?”哥們把他攔住。

    “我出去轉轉,透透氣。”陸航長腿大步,誰也攔不住。

    “這不是你的風格,以前那個夜生活最豐富,缺了夜生活不行的陸少爺去哪了?”哥們不死心,拉住他不放。

    陸航給他一記眼刀,不耐煩道:“趁我有點耐心趕緊松手。”

    那哥們一聽,忙松手,得罪陸航后果很嚴童,這不是沒有先例,他不想自討苦吃。

    陸航領著保鏢走了,可大家都沒了興致,他們更喜歡以前的陸航,總能讓全場最漂亮的女人自動送上來,也能玩得很嗨,讓所有人盡興而歸。可是這些日子,他們看到的是一個變得跟以前不太一樣的陸航,經常讓人很掃興。
色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