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樂小說網言情小說唐瑄野人戰場 第六章

野人戰場 第六章

作者:唐瑄書名:野人戰場類別:言情小說
    柔伊心下一驚!被大貓看得通體發涼,原本自信滿滿的笑容僵在臉上。任由大貓臉色陰郁地繞過她,朝左邊的長廊轉去,柔伊不知所措地愣在當場。

    她從沒想過有一天大貓會用如此冷漠的態度對待她,即便那年被貝琳達誣陷,大貓猜出事情與她有關,當年也只是淡淡瞧她一眼,并沒有像狠踹貝琳達那個可惡的艾勒男爵千金一樣,對她發怒或是做什么。

    雖然事后聽老漢斯他們提及,艾勒男爵不曉得為了什么原因,竟親自去警局證實大貓的清白,事后甚至走了一趟軍中,說明整件事是他家女兒一時心氣不順,鬧了點小脾氣,與大貓無關。

    為了還給大貓公道,據說這位有錢人還賠給大貓一大筆錢。

    說到賠錢這事,當時老漢斯他們一群人的表情有點怪怪的。是之后她在床上使盡渾身解數纏了大貓的死黨米藍好久,米藍才透露那筆錢大貓根本不屑一顧,全部丟給老漢斯一伙人看病吃藥去了。

    她聽了不免有些扼腕。如果大貓被抓那天她勇敢一點站出來作證,那筆錢是不是就會落入她的口袋了?

    如果有了那筆錢,她現在是不是就不用這么辛苦的,每天陪不同的男人吃飯睡覺、睡覺吃飯了?

    柔伊抓緊手上的二手名牌包,望著大貓冷酷離去的背影,在心里掙扎了一會兒,心中那份始終無法釋懷的扼腕終究占了上風。

    跺了下高跟鞋,柔伊牙一咬,開步朝大貓追了過去。

    如果大貓還在為兩年前的鳥事不爽,她可以向他懺悔,取得他的原諒。口頭上的一聲對不起而已,有多難?

    當年是她一時昏頭,做錯了事,不該屈服于貝琳達的銀彈攻勢背叛大貓。那時她真以為那位千金小姐想要大貓用過的保險套,是為了收藏。

    紅燈區什么沒有,有錢人的癖好她聽得多了。

    那陣子黑街的人誰不知道貝琳達迷戀大貓,苦苦追求大貓半年多,像陰魂般糾纏到大貓索性不回家。奇怪的是,大貓對所有女人都很好,唯獨這位絕世大美女不得他的歡心,他對貝琳達就是不理不睬。

    身為大貓固定的床伴,她看在眼里難免沾沾自喜,心里萌生莫名的優越感,感覺自己打敗貝琳達這個人生勝利組中的佼佼者。因此,當貝琳達說想要收集大貓的隨身之物,基于炫耀的小心思,她當然樂意給她呀!看一個擁有全世界的絕色美女嫉妒得俏臉發青,不是很有成就感嗎?

    何況,一只用過的保險套居然叫價五千英磅,儍子才不賣呢!

    她只是萬萬沒料到……

    “大貓,貝琳達的事,我可以解釋——”

    大貓卻不想聽。

    他猛然轉頭瞪著逐漸接近的少女。“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煩?你要是不想活,我可以送你一程。”

    雖然被他的怒火嚇了一跳,柔伊追逐他的雙腳卻沒有因此停下。“我只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大貓沒心情跟她兜圏子,索性攤開來講:“不管你打什么主意,想從我這里得到什么,你都不可能如愿。”表情嫌惡地瞥一眼堵在前方走道上的少女,大貓掉頭往回走,打算給她最后一次機會。

    這樣的大貓是有點令人害怕,但柔伊不想放棄。

    她無法放棄呀……

    大家都說他們兄弟傍上貴人了,才會在犯下搶劫達官貴人的重罪之后,輕易地從感化院脫身。本來這種話她是不相信的,她跟大貓好上,是在大貓從感化院出來之后。那幾年,也沒見大貓過得比以前好,就算他進入什么炙手可熱的傭兵學校,他跟他那個沒有血緣關系的弟弟TC依然是比她更窮呀!

    直到貝琳達的事情發生,大貓又輕易從困局中脫身,她才有點信了。

    大家猜測肯定是貴人出面幫大貓擺平問題,否則貝琳達的父親艾勒男爵有權有勢,怎么可能把大貓一個混黑街的窮小子放在眼底,更別提艾勒男爵還親自登門致歉。

    貝琳達會設局整大貓,不就是倚仗她家的勢力大到足以任她在英國為所欲為,她想要誣陷誰,誰就得倒霉不是嗎?

    在英國,權勢比貝琳達家更大,一句話就能驚動貝琳達父親親自上警局和軍中澄清一切。這位貴人,是誰呀?

    大貓跟那人是什么關系呢?柔伊對于此事好奇很久了。

    反正她不管他們是什么關系,大貓兄弟倆攀上貴人是不用懷疑了。

    有了貴人扶持,以后大貓必定前途無量,跟著他,以后只會有好日子過。當個特種部隊軍官的女人或太太,聽起來也比伴游女郎體面多了。柔伊暗暗在心底衡量著,不由得更加心動了。

    與其天天接客,賺些辛苦錢,不如跟著大貓逍遙自在。

    主意一定,柔伊全然不把大貓的恫嚇當一回事。

    她追上前,很自然地挽著大貓更加結實有力的手臂,關心道:“你今晚住哪里呀?你放心,我會留下來陪——”

    可惜柔伊沒機會了。

    大貓出手就掐住她的脖子!

    聽見她居然真的追過來,大貓尋了個靠角落的位置,輕輕放下趴在他懷中睡得極熟的小家伙。等到柔伊真的不死心地纏上來,親熱地挽著他的手,彷佛兩年前她和貝琳達搞出來的破事——那個差點毀掉他一生,連累老漢斯心力交瘁的破事,在她眼中只是個屁!

    大貓隱忍了兩年的怒氣終于爆發了!

    僅憑一只手,大貓就將柔伊整個人掐住,抵在墻面上。“你真的很想死,對吧?”

    “唔——唔,大——”柔伊瞪凸了眼睛搖了搖頭,表示她不想死。

    她的臉因為呼吸困難而脹成紫紅,兩只美腿在空中亂踢著,想要著地。

    大貓以往總是綻笑的狹長眼瞳,此刻卻陰冷如蛇,無動于衷地任由她掙扎,看著她漸漸窒息,表情冷漠至極。

    柔伊總算知道大貓不是在跟她開玩笑,但也嚇得差點屁滾尿流了。

    “大——咳、咳——”柔伊伸出雙手,想要扳開大貓掐住她脖子的鐵掌,無奈就是扳不動,拿指甲去樞也沒用。正當柔伊眼前轉黑,覺得自己就快死了,憤而使出蠻勁去踢大貓,想要拿指甲戳瞎他時,大貓已經丟開她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死里逃生,柔伊大口大口呼吸著甜美的空氣。

    她趴在地上急喘著氣,抬頭看去,大貓正好低眸朝她瞄過來。

    他那看著死人一樣的冷酷眼神,嚇壞了柔伊。

    柔伊連滾帶爬,一心只想快點逃離這個可怕的惡魔遠遠。

    既然兩人已經撕破臉,他不留情面,她也不必裝淑女了!柔伊邊逃邊不甘心地用她在黑街學會的所有黑話臟話,輪流掏出來問候大貓一遍,罵到加護病房內值夜班的護士紛紛探出頭來查探究竟。

    “精神真好啊。”大貓嘀咕著,抓下頭上的帽子,將被壓扁的紅發梳成狂放的獅子頭,也沒動怒,只是將兩道眉毛揚得高高,向滿眼狐疑的護士們揮了揮帽子表示沒事,對方肚里的孩子真不是他的,他才是被始亂終棄的那位。

    眾護士朝滿臉誠懇的大貓砸去數枚白眼,呿了一聲,齊齊縮回病房去了。

    大貓不以為意地擺擺手,甩著貝雷帽,目送破口大罵的少女消失在走廊盡頭,嘴上哼道:“精神這么好,肯定能夠在伴游界闖出一番名堂。好好活著吧,沒事別再招惹心情不爽又剛好在特種部隊服役的男人,否則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大貓知道,這是他們最后一次見面了。

    除非柔伊又活得不耐煩,不然,這將是她最后一次出現在他面前了。

    不下重手,以柔伊貪婪自私的性格,她不會死心。

    柔伊不死心,肯定會繼續糾纏他,怎么講都沒用。

    被煩到最后,他會干脆宰了她。

    事情鬧到這一步就有點棘手了啊……大貓搓著下巴,想象那可怕的畫面。他才對老漢斯發下重誓,不會再鬧出讓他傷心難過的事,做人怎么可以食言呢。

    現在這樣多好!

    柔伊還活著,且不會再來煩他。這結果,不是皆大歡喜嗎?

    大貓為自己點了下贊,很滿意在慘劇發生之前,自己順利解決了問題,手段圓融得令人贊嘆!

    “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聽到那驚惶無助的叫聲,大貓回頭就看見毛天姿不知什么時候醒了過來。她扶著墻壁,循聲朝這里找來,沒人攙扶,走得有些跌跌撞撞,一只手在空中亂抓,似乎在尋找他。

    大貓嘆了口氣,走過去撈住她在空中揮舞的那只手,戳戳她睡出一道紅印的胖臉頰,鄙夷道:“這種程度的躁音,你就睡不著啦?也太嬌氣了。”

    毛天姿開心地拉住大貓的手,順勢靠向大貓,愛困的小臉在他腿上蹭著,像只貓咪一樣。“那位姐姐罵了好多臟話喔,她媽媽聽到一定會很不高興的。要是我媽媽,一定會很生氣很生氣。”提到媽媽,隱忍了一個晚上,她終于脆弱地撲倒在大貓腿上,哽咽道:

    “哥哥,媽媽和小姝什么時候來接我回家?我明明很乖啊,在醫院里我沒有亂跑了。”她有點自責地哭訴:“今天晚上去女王家吃晚餐的時候,都怪我亂跑,才會找不到媽媽和小姝。我只是看見很多大人突然離開,還有人在女王家放鞭炮,我覺得怪怪的,想去找小姝回來而已。哥哥,我真的不是貪玩,我是怕大家都走了,把小姝忘了,小姝就會不見了,跟她哥哥一樣。”

    大貓任由她去發泄去哭哭啼啼,她忍了一天現在才崩潰,已經很難得。

    大貓牽起小屁孩的手朝電梯門走去,這次總算一路暢行無阻,沒旁人礙事了。大貓心情大好,終于有了聊天的心情。

    于是在回到四樓骨科病房的路上,他有一搭沒一搭地問著心情憂郁的小家伙:“那個小姝到底是去哪里,要你這樣四處找她,找到最后,結果把自己弄丟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姝去洗手間了。早知道我就陪她一起去。我沒有把自己弄丟,是大人突然往外沖,我人太小了,被夾在中間動不了。”小家伙哀怨地抽泣著。“小姝陪我來英國念書,我答應云姑姑會照顧好她。我不可以弄丟她。哥哥,媽媽和小姝沒事吧?女王家怎么了,為什么吃飯吃到一半,大家都跑光了?”

    “等等,你剛剛說什么?你說你來英國念書?”大貓驚叫道:“怪不得我總覺得哪里不對勁,你根本聽得懂英語!”難怪她聽得懂眼科醫生、護理長和柔伊的話。

    毛天姿暫停抽泣,抬頭納悶道:“我當然聽得懂英語啊,不然我怎么來英國念書?雖然我今年才轉學過來,可是我在臺灣念的是雙語學校,從小爸爸和媽媽就跟我說英語。我的英文程度很好喔,哥哥。”

    看她驕傲起來的小模樣,大貓忍不住就想打擊她。“聽說我的中文程度也超棒的,小屁孩。”

    毛天姿急了。“我一定比你好!你是英國人耶!怎么可能比我好!”

    見她被轉移了注意力,不再心心念念那個去上廁所上到成為失蹤人口的小姝,大貓眼中泛笑,嘴里卻發出兩聲幼稚的冷笑,領著她踏進電梯。“我可是從三歲就開始K唐詩宋詞,要比比看嗎?”

    “比就比!”毛天姿昂起肉肉的小下巴,比出兩根肥肥的手指,學大貓的口吻說道:“我可是從兩歲就開始讀經。”

    于是幼稚得一發不可拾的兩人,在這個對許多人而言十分難熬的夜晚,開始背誦起唐詩三百首。不管是吃消夜,請骨科護士幫小家伙洗澡,還是大貓自己沖戰斗澡,兩人都能隔著一扇門板斗得不亦樂乎。

    關掉病房的大燈,臨睡前,勉強輸了一局的大貓拿腳丫子踩著在床上笑得滾來滾去的小家伙。

    “你笑屁啊!你突然從唐詩跳到宋詞,勝之不武,還好意思笑!快點睡覺!”

    彷佛吸了笑氣的毛天姿咯地一聲,又抱著肚子笑得像個小瘋子。“哥哥說笑屁……”

    大貓的腳丫子沒好氣地踩著她的小肚子,他每踩一下,毛天姿就笑得滾來滾去。兩人鬧著鬧著、滾著滾著,不一會兒,人來瘋的小家伙就滾趴在大貓腿邊一動不動,小鼻子發出規律的呼吸聲。

    皎潔的月光越窗而入,淡淡灑落在小家伙熟睡的臉龐,為室內捎來寧靜的氣息。

    大貓拿被子幫小家伙蓋上,弓起一腿,坐在床上,望著夜色發呆。

    凝望許久許久之后,他緩緩拉回視線,理了理小家伙頰上的亂發,露出她白胖胖的腮幫子。他注視了一會兒,終于忍不住心頭的癢意,伸手朝小家伙可愛的白胖臉頰戳去,嘴上哼道:

    “長大之后,記得做個好女人啊,可千萬別給我學柔伊……”冷戾孤獨的嘴角放柔,聲音多了一絲柔軟:“今晚多謝你的陪伴。晚安了,小屁孩。”
色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