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樂小說網言情小說莫顏仙夫太矯情 第十三章

仙夫太矯情 第十三章

作者:莫顏書名:仙夫太矯情類別:言情小說
    “去把那個人打回原形。”段慕白的聲音讓魄月回過神來,順著他指的方向望去,這一瞧,不禁令她呆住了。

    段慕白指的那個人,無巧不巧,便是狼太子夜離。

    當她還是魔界艷使大人,她的魔功與夜離的妖法不分上下,畢竟夜離能坐上太子之位,自有其不可小覷的實力。

    可現在她只是月寶,莫說用仙術把夜離打倒,她能在夜離手下不斷手缺腿就不錯了。

    “師父,他——”魄月猛然噤聲,頓住了話。

    “他如何?”段慕白挑眉。

    他是妖族數一數二的高手。但她不能說,因為她是月寶,月寶不知道這些事,說了只會引起段慕白的疑心。

    她怯怯地說:“他看起來好厲害喔。”

    姓段的你有沒有搞錯,找上狼族夜離,是存心讓我去送死嗎?

    “你聽好,第一個對手只能強,不能弱,練法先練膽,修術先修心。魔道、妖道也好,仙道也罷,若只是依仗法術,最后也只是一個追求力量的武癡,稍一不慎,容易走火入魔。成仙者,修術求道是為了悟心,因為心能指路引道,心悟了,自然能成就法術,修什么得什么,達到無人可及之境界,你明白嗎?”

    這一席話,聽得她一時怔住。

    他的嗓音低沉,如古井投石般敲進人心,神情肅穆而莊嚴,儼然鍍了一圈金光的上古神明,神圣而不可褻瀆。

    她修魔至今,一心向上爬,只為了精益求精,強上加強,她是如此,周遭的魔族人亦是如此,從未有人對她說出這番話。

    她只當他法術高強,所以始終打著向他偷師的主意,只想增強法術,研讀仙笈,卻從未思考過以心悟道的重要。

    以劍術修道之人不少,但是千百年來,劍仙之名唯有段慕白一人,他以千年修為降伏修行萬年的劍邪,難道說,悟心比修術重要?

    見她傻傻地望著他,段慕白依然笑得無比溫柔,聲音也更低啞了。

    “對付強者,找出他的弱點就行,只要找到了,抓準時機,一招就能制住,去吧。”手一搧,竟是將她直接給搧走。

    她暗罵一聲,尚未準備好,便措手不及地被拋飛出去。

    她的身子在空中飛越一個弧度后,便從高處落下,直直掉在地上,本以為會摔疼**,卻只感覺到柔軟,原來她掉下的地方鋪著柔軟的狼毛地毯,地毯上坐著另一個男人。

    她驚慌地抬眼,迎目對上的是那一雙熟悉的綠眸。

    她與夜離四目相對。

    俊逸的面容上有著吃驚,但更多的是意外。他本就生得俊美,還有一雙勾人的桃花眼,盯人時散發一股狼族的邪魅。

    他直直盯著她,似警惕,似訝異,但漸漸地,轉成了饒有興味。他在此休憩,本想睡個午覺,卻沒想到會天降意外。

    魄月一對上他的眼,突然就冷靜下來了。

    好歹她也是魔族艷使,統領一群兇惡粗蠻的手下,自有她的本領。

    她腦子飛快地轉著。段慕白說弱點,夜離有什么弱點?他的弱點是……

    風流成性!

    “真沒想到,天上會掉個女人下來,還是位仙子哩!”夜離笑得妖魅。他今日來湖邊散步,挑了這里臥躺,閉目養神,沒想到會有女人主動送上門來。

    魄月輕哼。“我也沒想到地上躺了個男人,還是位狼族太子呢。”

    “喲,你知道我?”

    “有哪個女人不知道你?”

    這話說得夜離眉眼一挑,笑意更深,也更俊逸。

    他的臉緩緩移近,離她的臉龐僅在幾寸之間,她卻沒動,亦無驚慌,只是睜著清澈的美眸,平靜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“你不怕我?”

    “你長得又不可怕,我為何要怕你?”

    夜離聽了哈哈大笑,若是這女人怕他,他或許還不覺得如何,可她不怕他,他倒覺得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我若是變回原形,說不定你就怕了。”他笑得十分邪氣。

    她睜大眼,驚訝問:“你吃人肉?”

    “不吃。”

    她兩手一攤。“那我有什么好怕的?”

    “我雖不吃人肉,但是偶爾也會嘗嘗女人的滋味。”這話說得十分曖昧,他盯著她,瞧見她聽得有些茫然,接著似是恍悟什么,繼而紅了臉,懊惱地瞪他。

    “師姊們說狼太子風流成性,原來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這番話令他再度哈哈大笑。眼前的女人雖不是傾城國色,卻也是個清麗佳人。平日圍著他的大都是妖艷的女子,像這般仙氣飄飄的小仙子,倒是甚少碰到。

    一來,那些仙子各個都很清高,對他們這些妖魔從來都不假辭色,甚至視為障礙,動不動就高喊“斬妖除魔”,哪想今日遇到個仙子,并不會用那種鄙夷的眼光看人,卻也不怕他,十分新鮮。

    “不知仙子大駕光臨妖界,有何貴干?”

    魄月遲疑了下,嚴肅道:“我說了,你可別告訴別人。”

    他挑眉。“好。”

    她不好意思地說:“適才天上風大,一不小心就被吹下來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愣,不禁啼笑皆非。“我還是頭一回聽到有仙子被風吹下來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才叫你別說啊。哪,大丈夫一言九鼎,你可別耍賴喔!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耍賴呢?”

    她重重一哼。“我就把你綁起來,教訓一頓。”

    她說得直白,他卻聽得興味更濃,故意上下打量她。“就憑你?”

    “就憑我,怎么樣?嘶——”她突然痛呼一聲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懊惱地說:“我扭傷腳了。”

    夜離再度感到啼笑皆非。才威脅說要教訓他的人,這會兒卻老實說自己扭傷腳,這不是自曝弱點嗎?

    這么笨的仙子,讓他也提不起對付她的心思了。

    “來吧,我扶你起來。”沒等她同意,他便伸手握住她的手腕,與此同時,一股法力輸入,游走她全身,以探虛實。

    雖說這女人看似天真無害,不過他也不是那么容易被騙的,只不過表面上與她虛與委蛇,卻沒想到,他的法力探測到的是一朵蓮花精,化形成人也不過才剛滿一年而已。

    還真是稚嫩得可以,莫怪如此天真老實。

    面對一朵才剛化成人形的蓮花精,夜離的防備心完全撤去。這丫頭就像剛出生的雛鳥,完全沒有抵抗力,連別人探她的元神她都沒有抵御,他只需在輸入法力時,制住她的元神,便能立即殺死她。

    這么弱的小仙蓮,他哪舍得殺哪!

    他卻不知,這是魄月故意為之,她將自己的命元曝露在他眼前,讓他的妖氣探她全身經脈,只因為她了解他。

    狼太子夜離是個自負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在未弄清她的身分前,或許會防她,但不會傷她,尤其在發現她毫無威脅可言時,調戲她的興致絕對大于對付她。

    “謝啦,我得回去了,告辭。”她轉身要走,卻發現他并未放手。

    她回過頭,看著握住手腕的大掌一眼,后又瞄向他,一臉納悶。

    “你抓著我干么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本君是狼太子夜離,但本君尚不知你的名字呢。”

    切!這家伙與女人搭訕的方式,數十年如一日,一點都沒變。

    “我叫月寶。”

    “哦?原來是月寶仙子,來者是客,不如今日本君帶你到妖界玩玩?”

    她搖頭。“不好,若是被我師父知道我跑到妖界來,他會罰我的,況且若是被其他妖族人瞧見你帶著我,肯定也會不滿吧?仙界和妖界不和,這種事我還是知道的。”說這話時,她還一副本姑娘見識很廣的樣子,看了著實天真可愛。

    夜離更不想放她走了,

    “本太子想帶誰逛,誰敢有意見,本太子便不饒他。”

    她一臉懷疑地看著他。“這樣不好吧,會被罵的。”

    他聽了想笑,這么可愛的小家伙,他不逗一逗怎么行?

    “放心,有本太子在,別說罵了,沒人敢欺負你,走吧。”說著改牽住她的手,將她誘拐走。

    魄月因為扭傷了腳,所以是一拐一拐地跟著他走的,夜離見狀,這才想起她扭傷了,一時心生憐意,遂將她打橫抱起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干么啊?”她嘟嘴抗議。“我自己走啦,被人瞧見,我多沒面子啊!”

    夜離被逗笑了。有多少女人想給他抱都沒機會,這時候她不該擔心面子,應該臉紅才對,果然是個不經人事的雛兒。

    無妨,他會好好調教她的。

    一雙幽深的綠眸閃燦著跳躍的亮芒。

    “有本太子抱著你,才不會又從空中掉下來了。”

    他正欲抱她騰飛而起,卻猛然感到一陣僵硬。

    他不能動了。

    定身訣!

    他心中大驚,瞪著懷中的女子,那張俏麗的容顏依然嘻嘻笑,眼中卻多了狡黠。

    他驀地沈下臉。“你敢暗算我?”

    魄月斂下笑容,竟是嘆了一口氣。“說真的,我想做這件事已經想了幾百年了,沒想到上一世未如愿,這一世卻夢想成真了。”

    夜離瞇起危險的狼眸。“你若殺我,別以為可以離開妖界。我若死,必立刻驚動我的族人。”

    她呵呵一笑,好似聽了什么笑話一般,伸手在他的俊臉上輕拍,嗓音無比嬌柔磁性。

    “夜離啊,你放心,老娘只是想痛快地揍你一頓而已。”

    上一世你吃了老娘的嫩豆腐,這一世老娘把你打成豆腐乳!
色小说 01彩票app是真的吗 全民麻将 赢话费版 免费 安徽11选5玩法 亿客隆彩票首页 多乐山东麻将下载 最赚钱职业 有哪些软件跑步赚钱的软件 正宗哈尔滨麻将游戏 排列3 时时彩每天可以稳赚吗 江苏快3免费预测软件 甘肃十一选五